• 香港最准的特马网的站新版跑狗,手机最快报码时直播
  • 47年纳粹战犯伊尔斯狱中受孕逃过死刑二次入狱:儿女皆改名换姓

    发布日期:2022-01-01 04:5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    战争是文明的推土机,也是人性的放大器。二战中,纳粹涌现出一批以折磨和杀戮取乐的魔头。

      在这群魔头中,有一位名为伊尔斯·科赫的漂亮女人。她的外貌虽然美丽,但她的名字却让集中营的囚犯们瑟瑟发抖。

      要看一个人成年后的性格问题,一般能找到从其人生经历中找到答案,伊尔斯亦是如此。

      伊尔斯在上世纪初出生于德国著名工业城市德累斯顿。她的父亲是一位企业家,母亲也有着一份稳定工作。

      在当时的德国,这样的中产家庭生活水平很高,而父母也的确给了伊尔斯一个快乐的童年。

      据伊尔斯的老师和同学们回忆,她小时候活泼好学,是一个有理想有朝气的好孩子。

      在读书期间,伊尔斯的理想是成为一名田径运动员,然后参加奥运会为国家夺取荣誉。

      为了能够支援战争,伊尔斯家的工厂被征用,父亲因此失去了收入,仅靠母亲的收入勉强度日。

      一战结束后,德国因为战败国的身份,背负了大量战争赔款。这些巨额赔款当然不会由权贵们负担,而是全部转嫁到普通德国人身上。

      为了支付赔款,德国政府疯狂搜刮民间财富。德国经济因此陷入了大萧条,德国民众普遍生活在贫苦之中。

      无论经济多么糟糕,总有人能够赚到钱。战争结束后,许多犹太商人趁机倒卖武器和贵金属,大发国难财。

      欧洲本来就有反犹传统,而某些犹太人见利忘义的行为,让德国社会逐渐滋生了反犹情绪。

      许多政客嗅到了社会上反犹情绪的苗头,为了获得选票,政客们开始大力宣扬反犹言论,他们把德国战败和经济崩溃之因全部推卸到犹太人身上,希特勒就是这群政客的代表。在政客和媒体的推波助澜下,反犹情绪演变成为反犹思潮。

      犹太人有着经商和读书的传统,因此生活水平高于其他族群是可以理解的。但在一战后德国社会环境下,大家只想找替罪羊,没有人会在乎这些真相。

      一战结束后,读完中学的伊尔斯迫于经济压力无法继续求学,只能去做一份普通的文员工作。

      由于母亲年老多病,家庭重担全部压在了伊尔斯的身上。而伊尔斯这份普通的文职工作,也很快因为糟糕的经济环境而被迫下岗。

      下岗后不久,伊尔斯的父母因为疾病相继去世。伊尔斯很长时间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,她认为是贫穷导致父母无法接受良好的治疗。

      因此,伊尔斯将这一切归咎于导致经济环境恶劣的犹太人。当时伊尔斯毕竟尚未成年,因此在被反犹思潮洗脑后,她对犹太人充满了仇恨。

      而在此时,纳粹党虽然并不强大,但伊尔斯十分认同希特勒提出的犹太民族低等论。因此在纳粹发展初期,伊尔斯就加入了纳粹党,成为坚定的反犹主义者。

      加入纳粹后,伊尔斯在活动中认识了自己未来的丈夫卡尔·科赫。和伊尔斯一样,卡尔也是一位坚定的反犹主义者,他主张将德国境内的犹太人全部除掉。

      不久后,两人正式结婚,伊尔斯按照习俗,把自己的名字改为伊尔斯·科赫,一对让犹太人闻风丧胆的夺命伉俪就此出现。

      卡尔是纳粹的死忠,也是希特勒的狂热追随者,他严格按照希特勒的要求办事,对待犹太人非常凶狠,因此获得了纳粹高层的赏识。

      1935年,卡尔成为柏林艾克森豪森集中营的负责人,伊尔斯则跟随丈夫在集中营里工作。他们对犹太人的种种暴行,基本是在集中营里实施的。

      1937年,纳粹在德国魏玛附近建立了布痕瓦尔德集中营,这是德国最大的集中营。

      由于在艾克森豪森集中营有着“出色表现”,卡尔被希特勒直接任命为布痕瓦尔德最高指挥官,伊尔斯则担任丈夫的秘书工作。

      在布痕瓦尔德,卡尔就是一个暴君。卡尔命令集中营的人们要昼夜不停的为德军修建道路,为德军制造军需品,还做一些采矿之类的重活。

      在卡尔的折磨下,囚犯们身心俱疲。然而卡尔却不断削减囚犯们的休息时间,克扣囚犯们的食物。

      如果囚犯们敢有反抗,都会被殴打,甚至会被枪毙。许多年老体弱的囚犯因为无法承受折磨,最后精疲力竭而死。

      虽然每天都有死去的囚犯,但卡尔却毫不在乎,他下令看守们教囚犯们唱歌,如果在劳动中有不唱的人,都会惨遭非人折磨。

      虽然许多囚犯都恨卡尔·科赫,但相比于他的妻子伊尔斯·科赫,囚犯反倒觉得卡尔是善良的代表。

      由于伊尔斯痛恨犹太人,因此她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检查囚犯,从囚犯中找到一个之前未被发现的犹太人,会让她高兴好几天。

      而找到犹太人后,伊尔斯都会进行认真的身体检查。身体健康的,会被送去劳动。如果发现有重大疾病或者有残疾的,都会被她送往毒气室。

      而那些没有劳动能力的老人孩子孕妇,也逃不开死亡的结局。伊尔斯心如铁石,对任何囚犯的求饶都不会理睬。

      因此在接受检查时,大家都努力装出一副健康的样子。但孕妇无论如何伪装,都难以掩盖那大肚皮。

      看到想要伪装的孕妇,伊尔斯往往直接一脚往肚子踹过去,然后用尽各种方法折磨这个孕妇。玩腻之后,就会杀害孕妇然后扔到河里。

      许多医生知道伊尔斯喜欢检查身体,还特意将检查囚犯生病的权力让给了她。无论囚犯身体如何,都由伊尔斯说了算。

      如果囚犯对她有不敬或者多看了她一眼,都会被立刻拉出去遭受毒打然后被杀死。

      许多囚犯为了躲避伊尔斯的鞭打,不停地躲避。这场面就像狼跑进了羊群,看起来让人十分愤怒。

      伊尔斯的兽行,让囚犯们十分憎恨,囚犯们给她起了许多外号。著名的外号有“屠夫寡妇”、“布痕瓦尔德母狗”还有人所共知的“布痕瓦尔德野兽”。

      在集中营待久后,伊尔斯对残杀和虐待的热情大减。就在伊尔斯为生活感到“苦闷”时,一次偶然的发现,让她拥有了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新爱好。

      某天属下向她报告,声称有位医生经常悄悄带走一些囚犯,而这些囚犯被带走后都一去不回。

      属下的话引起了伊尔斯的警觉,她一开始认为是医生悄悄协助囚犯逃跑,因此马上带入检查这名医生的住所。

      经过审问,伊尔斯发现这个医生带走囚犯只是为了从囚犯身上剥皮,然后做成各种各样的工艺品。

      一般人看到用人体做成的物品,都会本能地感到恶心。然而伊尔斯看着这些人皮做成的工艺品,心里却升起了一股奇异的感觉。

      她下令带走这些工艺品,然后放在自己的房间进行“欣赏”。从此以后,伊尔斯开始迷恋上人皮制成的工艺品。

      着迷之后,伊尔斯认为这名医生的艺术水平不够,无法发挥出工艺品的艺术性,为此她决定亲自制作工艺品。

      有句名言说:上帝欲使其灭亡,必先使其疯狂。如果其尚未灭亡,是因为还不够疯狂。

      而伊尔斯这样沉迷于虐杀嗜杀的人,疯狂使得她们的欲望无法填满的。因此走上用制作工艺品这一步,其实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。

      为了寻找好的“材料”,伊尔斯经常命令囚犯们集体脱光衣服,然后那些拥有美丽纹身的人,就会被伊尔斯带走。

      让囚犯们奇怪的是,伊尔斯带走囚犯时,既没有打骂,也没有责罚,她反而笑嘻嘻的看着囚犯。

      当然,这些人走出去之后就消失了。为了让犯人们主动“献上”皮肤,伊尔斯还放出传言,说这些被挑走的人已经被放出去了。

      普通的皮肤已经很难满足她,她开始用年轻人的皮肤,发展到后来,她只使用活人生剥下来的皮肤。而在囚犯惨叫的声音越大,伊尔斯越能感到兴奋。

      伊尔斯的工艺品多种多样,人皮做的钱包、手套、灯罩都让她如痴如醉。甚至连家里的电灯开关,都是用人的大拇指做成的。

      伊尔斯喜好人皮的消息,很快被集中营的囚犯们发现。许多囚犯听到消息后都夜不能寐,所有人害怕自己会成为下一个工艺品。

      只不过大家慑于权力,只能强忍着恶心夸赞伊尔斯的“艺术品”,而此时的伊尔斯已经进入彻底疯狂状态。

      除了残暴和泯灭人性,科赫夫妇还喜欢玩弄下属。卡尔和许多女下属纠缠不清,还患上了性病。

      而科赫则和许多年轻军官勾搭在一起,夫妻俩各玩各的,把布痕瓦尔德集中营的管理搞得一片乌烟瘴气。

      此外,科赫夫妇还大肆贪污,过着极为奢华的生活。这些行为让纳粹分子无法再容忍他们。

      1943年,科赫夫妇被党卫军逮捕。卡尔很快被处死,而大魔头伊尔斯则被判处有期徒刑。

      盟军解放德国监狱后,不知情的美军士兵还把她当成反抗纳粹的战士,将她放了出去。

      德国人民对伊尔斯恨之入骨,因此被释放后不久,针对她的举报如潮水般涌向盟军法庭。

      伊尔斯再度回到监狱,她被当成纳粹战犯,接受了美国军事法庭的审判。在事实面前,伊尔斯的狡辩是那么的无力。1947年8月,她被判处死刑。

      然而当法官的法槌刚刚落下,伊尔斯却站起来宣布自己已经怀孕多月,因此无法被判处死刑。

      这一突如其来的变化,顿时震惊了在场所有人。在经过检查后,法庭发现伊尔斯没有说谎,她确实怀孕了。

      其实为了防止伊尔斯逃脱审判,美国方面对伊尔斯进行审讯和看守的人员多为犹太人。

      然而伊尔斯怀孕的事实却只能说明一件事,她怀上了犹太人的孩子。看来在死亡面前,这个视犹太人如草芥的魔头,也会选择怀上犹太人的孩子。

      这次美国人换了法官,新法官是个偏人道主义者,他听信了伊尔斯的狡辩,认为伊尔斯用人皮制作工艺品的证据不足,因此只判处她四年的徒刑。

      看到纳粹罪犯依然在招摇过市,许多受害者家属非常愤怒。在舆论的压力下,当时西德政府逮捕了伊尔斯。

      经过检测,检察机关在伊尔斯使用的物品里检测出许多人皮成分。因此伊尔斯再次入狱,被判终身监禁。

      伊尔斯再次入狱后,她的儿女们有愧于母亲的恶行,都纷纷改名换姓,与自己的母亲断绝了关系。

      成为孤家寡人的伊尔斯晚年生活十分痛苦,而年老之后,她总是能梦见那些被害者的脸。

      长期的精神折磨让她无法忍受。在她61岁时,这位女魔头终于亲手结束了自己的一生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    Power by DedeCms